栏目导航

news

IT百科

主页 > IT百科 >

规范一张合同 治理一方天地——关于文水县村集体经济“清化收”

发布日期:2022-09-19 02:04   来源:未知   阅读:

  规范一张合同 治理一方天地——关于文水县村集体经济“清化收”的调查报告规范一张合同 治理一方天地——关于文水县村集体经济“清化收”的调查报告

  2021年后半年,文水县完成全省村级换届试点后,破冰试水村集体经济“清家底、化债务、增收入”,以试点先行与整体推进的方式开展,全县158个村通过合同清理,家底亮明,集体收入攀高,发展活力凸显。其对实施乡村振兴、加强社会治理的战略部署,意义重大。

  改革开放以来,农村变化翻天覆地,百姓生活蒸蒸日上。但政策释放效应背后,农村集体土地、资产管理乱象丛生,随着时间、关系和利益的多种因素叠加,变得根深蒂固。合同清理则意味着向这一乱象宣战。

  “不破不立。”善于辩证看问题的80后文水县委书记杨洋,对合同清理工作的观点鲜明:利于发展、尊重历史、积极稳妥。

  “完全是摸着石头过河。”作为全县试点的北张乡党委书记梁义文感慨,起初,乡村两级干部大都有畏难情绪和抵触思想,甚至有人认为是在翻旧账。

  包联北张乡的原县委常委、组织部长刘建树,全程牵头组织合同清理工作。用他的话讲:集体资产及收益属于全村群众,神圣不可侵犯,只要实事求是、依法依规、相信群众,只要各级干部有情怀、肯担当就一定能守护好老百姓的“一亩三分地”。

  2021年6月,文水县出台《农村集体经济合同专项清理整治实施方案》,明确“县主抓、乡主导、村主体”三级负责制,由县委组织部牵头,县纪委、政法委、公安局、法院、检察院、农业农村局、现代农业发展服务中心、民政局、自然资源局、司法局、财政12个部门联合成立领导小组和工作机构,统一组织、指导、协调、调度、包联、督察。

  各乡镇成立党委书记、乡镇长为组长的领导小组,下设74个乡镇工作进驻158个村。各村成立合同清理办公室,实行挂图作战。

  马西乡副乡长韩金燕表示,合同清理等同集团作战,大家相互配合,共同商讨,总能找到解决难题的有效办法。

  合同清理重点围绕机动地、建设用地、改变用途的机动地及门店、厂房、学校、机井等资产开展。

  清理过程中发现,绝大多数承包租赁合同未履行民主程序,书面合同占比少,有些只是一张收据或口头协议。即使有合同也不合法合规,合同年限过长,个别承包年限竟到2082年,甚至出现永久、长期、一次性等字眼,并普遍存在承包价偏低,几角钱、几元钱一亩的都有。且长期不交或欠交承包费的大有人在,白占多占集体资产的情况让人触目惊心。

  时过境迁。随意处置、多轮转租或变卖,改变土地用途等乱象见怪不怪,畸形丛生。群众怨声载道,导致干群关系紧张。

  面对复杂的现状,文水县开创自查、普查、调查“三查”的工作方法,剥茧抽丝。先是村委对所有合同全面自查,台账附合同一并报乡镇;再是乡镇工作组对照土地确权图斑和自查台账,到村、到组、到当事人、到地块全面普查;三是工作组对合同内容、履行情况走访调查,弄清问题并提出意见建议。

  北张村对照图斑和确权数据,用尺子挨块地丈量,硬是从中“抠”出零星集体机动地260亩。刘胡兰镇城子村包村干部与村支书,顶着凛冽的寒风,带领村民代表挨个丈量地块……

  “三查”创新工作法综合运用乡镇、村集体和群众力量,将各村家底暴露阳光下。“土地乱象千奇百怪,矛盾问题层出不穷。”刘胡兰镇副镇长赵启坦言。

  问题与责任相伴共生。“三查”配“两处”,根据调查情况,工作组一是处理不规范合同及当事人,二是处理合同背后的腐败问题及相关集体经济组织责任人。

  多占或白占集体资产的既得利益者,大多是历任村干部及相关人群,但凡关系与利益捆绑,时间一长,不正常利益自然转化为习惯性获得。这种现象在农村司空见惯。

  考虑到这些因素,文水县又一创新举措:提级办理。大意是明确合同清理的责任为乡镇和县直相关部门,村一级一律为配合。遇到情况复杂、乡镇难办理的合同,县相关部门参与提两级办理。所有合同建立电子台账,统一编号录入系统,实行动态管理。

  如何保证合同清理依法依规?文水县组织专业力量,到省人大等权威部门咨询,在《民法典》、《土地承包法》、《山西省农村集体经济合同专项清理整治工作方案》等法律条文寻找依据,最终汇编成500本《农村集体经济合同专项清理整治法律法规》指导性手册。

  法律框架下,文水县坚决做到对合同规范一批、移送部门一批(含违纪违法干部)、依法起诉一批、强制收回一批、封存待处一批。

  《请示》文件中写道:经“四议两公开程序”研究初步决定,种植用地按每亩300元,养殖用地每亩600元,建设用地每亩1500元价格执行。

  而镇党委政府的批复文件显示:同意执行上报的土地承包价格,建议引入竞争机制。并在第3条中特别说明,针对零星小地块,边角料地,指导价难以执行的特殊情况,可由村集体视情况研究决定,报乡党委政府备案即可。合同清理的战略目标是宣示主权,落实村集体对土地、资产的所有权和收益权。战术上是要拿回“发球权”,落实乡村党组织对集体土地、资产的处置权。

  调查证明,公文材料中极少见的“灵活”二字,在合同清理的典型事例中随处可见。

  为防止儿戏,神堂村引入竞争机制,以交定金形式公开竞标,重新签订合同187份,村集体收入从2020年12万元提高到44万元;北张村水泥搅拌厂重新签订租赁合同,提高了承包价格,每亩租赁费5000元;凤城镇武午村的建设用地每亩承包价1600元,比附近村高出300元。

  “在坚持原则的前提下,一切从实际出发,统筹推进、分类施策,体现我们干部的担当精神。”杨洋认为。

  记者注意到,县委专门建立合同清理微信群,县合同清理办公室进行周通报。“微信群很像擂台赛,各乡镇、村都赶超争先,不甘落后。”文水县组织部党建综合服务中心主任马智勇说,县委书记、组织部长实时会对先进工作者以“拍一拍”的方式点赞鼓励。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文水县将合同清理转变为群众的自觉行动。

  文水县注重加强基层党组织建设,在合同清理中充分发挥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和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北张村党支部书记闫建明做通家人工作,率先补齐2008年以来父亲和弟弟的欠交承包费7万元,开启该村合同清欠先河。神堂村邀请老干部、老党员加入合同清理队伍,组成工作小组,集体会商、梳理印证,确保账务清楚,群众认账。

  东堡村村委主任张建忠认为,合同清理找到了制约农村发展的病症所在。古稀之年的神堂村老支书任吉则一语道破天机:一切都在阳光下运行,干部心里敞亮多了,群众对村集体的信任度高了。

  武午村委会张贴着财务公示明细异常醒目,会议室摆放的4张合同清理明细表与正上方悬挂着5代国家领导人像相映成辉。

  “增加集体收入只是一方面效益”。”多位乡镇书记表示,通过合同清理,构建起新的社会生态,在全社会形成文明新风尚,为乡村振兴、基层治理打下了坚实基础。

  “合同清理牵一发动全身,瞄准目标导向同时,更要注重问题导向。”文水县县长王峰接受采访时说。

  合同清理工作全面铺开后,县工作领导小组每周五集中调度,通报各乡镇最新一周工作进展情况及综合排名。各职能部门集中现场答复各类问题,强化对政策法律的运用,进一步规范操作。

  各乡镇按照收入、清欠两条线分类统计,具体分解成地类性质、亩数位置、承包费缴纳、清收欠款、收入增减情况等36项指标,每周进行统计汇报、公示。

  同时,全县开展合同清理“三比十看”活动。即:一比乡镇书记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领导能力和抓主要矛盾和矛盾主要方面的攻坚克难精神;二比包村干部和村“两委”干部的为民情怀、能力素质和担当精神;三比职能部门、乡直机关围绕中心主动履职的觉悟与担当。看清欠效果好不好;看价格确定合理不合理;看年承包租货收入增加明显不明显;看该收回土地收回没有;看管理费收取开展没开展;看“三资”家底彻底清了没有;看复杂案件清零没有;看该查处的涉法涉纪案件查处没有;看“村财乡管”真正落实了没有;看老百姓真正满意不满意。

  期间,因清理工作不力,刘胡兰镇党委做工作,让两位村党支部书记主动辞职。“换届时选强选优,但难免个别村差强人意。”刘胡兰镇党委书记闫东晓身上有一种不包庇、实事求是的担当精神。

  水寨村前任村党支部书记让贤。金融系统退居二线天就完成工作、集体增加收入7万多元。

  调研中发现,“三比十看”活动真正激起干部们干事创业的热情,形成你追我赶的工作氛围。“合同清理有效推动社会基层治理。更是我们年经干部难得的历练机会。”赵启对乡镇工作显得信心十足。

  其实,合同清理进行时,质疑声随之而来。这会不会是一场运动?如何保证合同长期规范?

  当下治,更要长久立。2021年11月,《关于加强农村“三资”管理建立“合同兑现月”的通知》的长效机制运用而生。

  《通知》明确规定:合同签订纳入“四议两公开四监督”程序,报请乡镇党委、政府把关同意。农村合同签订、管理坚持依法依规,严格执行村集体资源资产承包合同管理制和请示报批制。

  村资源资产承包租赁行为一律公开进行,引入竞价机制,保障村民平等参与权和资源资产的最大收益权。对每份合同约定的期限、价格、收益数额等应当进行事前公示,接受群众监督。

  同时,对合同样本有统一标准:机动地承包租赁最长期限为为3年;建设用地和其他资产承包租赁最长期限为20年,每3年可结合当地物价指数和市场行情调整一次价格,费用按年度收取。每年11月确定为“合同兑现月”。各村合同签订时间为每年11月1一15日,同时收缴下一年度承包租赁费,依次类推。

  截至1月21日,文水村集体经济“清化收”工作基本结束。合同规范率达到98.91%,承包租赁土地面积由清理前的1.5万亩增加到7.5万亩;共化解债务1235万元,村均7.8万;集体资产收入由清理前1233万元、村均7.8万增加到6473.89万元(已剔除化解债务资金)、村均收入40.97万,是清理前5.25倍。

  “乡村治理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系统工程。我们要以合同清理为抓手,不断加强社会治理体系建设,做到可持续发展。”王峰表示。

  文水县的实践经验证明,合同清理切准了制约农村稳定和发展的病根,既巩固增强党的领导,净化政治生态,提高执政公信力,又让村集体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民心所向。